分娩死亡率不断攀升 美国为何成发达国家中“最危险的产子地”

2020-01-02 17:26发布

“我至今仍然不知道导致失血的原因,我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如果这是医疗事故,我不知道在心理上能否接受这一切。”来自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扎吉雅·贝尔-罗杰斯说道。2015年,她因产后大出血而不得不接受子宫切除手术。

2013年,俄亥俄州的阿里·洛瑞分娩后出现大出血,然而长达几个小时,医务人员都没能采取有效的救治行动。当被空运到另一家医院进行抢救时,阿里的心脏已停止跳动。

▲2013年,美国妈妈阿里·洛瑞因分娩后大出血死亡。图据《今日美国》

据路透社12月20日的报道数据,在美国,每年有超过5万女性与扎吉雅一样,遭受严重的分娩期并发症,甚至留下终身伤痛;大约有700名与阿里一样的母亲,在分娩后死亡。

然而,从来没有人告诉这些为生孩子而痛苦斗争的母亲们,究竟是哪里出了错。这一残酷的数字背后是美国人无法理解的困惑:在医疗技术飞速发展的今天,美国女性死于分娩或妊娠并发症的概率,为何会比其他任何一个发达国家都要高出许多?

美国二十年来分娩死亡率不降反升

通过履行积极有效的监督,以及不断从错误中吸取经验教训,世界各国一直致力于降低分娩死亡率和产伤的发生率。根据《今日美国》的一项调查发现,从1990年到2015年,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全球发达国家的分娩死亡率普遍呈下降趋势,大多数发达国家每10万例孕产妇中死亡人数基本是个位数,唯独美国“逆流而动”,分娩死亡率急剧上升。

2015年,美国的分娩死亡率从1987年的每10万例死亡7.2人,上升到每10万例死亡26.4人。这让美国成为了“发达国家中最危险的产子地”。

▲发表于全球顶级医学杂志《柳叶刀》上的全球部分发达国家孕产妇死亡率趋势研究。图据《今日美国》

调查指出,在美国,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女性因医院和医务人员不采取预防性措施而留下产后伤或死于难产。这其中有一半的死亡是可以预防的,有一半的伤害是可以减少甚至避免的。

比如,根据专家多年来推荐的产后基本医护措施,医生和护士本应利用产后聚血器来测量失血量,以便更快察觉到危险;医护人员应该在发现产妇高血压的一小时内给予药物以防止中风……

这些措施并不需要昂贵的技术设备支持,程序本身也并不复杂,简单的几个步骤,却可以挽救一名母亲的生命。然而,该调查却发现,美国各地的医院、医生和护士一直忽略这些基本程序,结果导致不少产妇大出血至器官功能衰竭,或是产后高血压未得到及时治疗而中风。

最终,一些母亲死于本可预防的血栓和未经治疗的感染,而幸存者可能要承受终生瘫痪或无法再育之痛。

93%的死亡本完全可以避免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美国大部分地区分娩死亡率攀升的同时,加州成为了例外。在安全专家和医院的共同努力之下,加州全州范围内正在实施被美国医学协会认可的“护理黄金标准”,这让加州范围内孕产妇死亡率下降了一半。

然而,尽管有加州的成功案例在前,且民众也普遍认可“护理黄金标准”挽救了许多母亲的生命,但其他地区的医院却并没有跟进实践。

▲加州全州范围内正在实施被美国医学协会认可的“护理黄金标准”。图据美国The Digital Wise新闻网

《今日美国》指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监管机构存在工作缺失,“美国联邦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Centers for Medicare & Medicaid Services,简称CMS)在保护母亲方面的不作为,与其试图改善老年医保患者护理的激进做法形成了鲜明对比”。

作为获得医疗保险赔付的条件之一,CMS要求医院披露髋关节和膝关节手术的并发症率,以及心脏病患者是否得到及时治疗等信息,并将所有数据公布在网上。

这个每年通过医疗补助计划为近400万名新生儿支付约一半费用的机构,原本也可以针对分娩并发症制定类似的规定。然而迄今为止,它并没有这么做。

近年来,代表近5000家医院和卫生机构的美国医院协会(American Hospital Association)举办了多场闭门培训会议,旨在让妇产科医院改善医疗服务。

在2015年的一次网络研讨会上,一名培训师说道:“我们所知道的是,大多数死亡是完全可以避免的。所有致死原因都是我们本可以有所作为的,如果我们能早一点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能避免它的发生。”

而在2016年的另一次闭门会议上,医院协会的一位培训师称,研究表明,如果医院工作人员能掌握产妇的真实失血量,那么多达93%在分娩过程中因失血过多死亡的产妇本可以获救。“这些死亡大多数都是绝对可以预防的。如果我们早点意识到紧急情况,本可以阻止它。”他说道。

然而,全美多地的医院在接受《今日美国》采访时都承认,没有采取过安全措施,比如量化产妇的失血量,或追踪患有严重高血压的母亲是否及时得到适当的药物治疗等等。

在纽约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卡罗莱纳州的几十家医院,《今日美国》通过联邦政府资助项目获得的记录显示,只有不到一半的孕妇因血压危险而得到及时治疗。更令人震惊的数据显示,在这些医院中,仅有不到15%处于危险状态的母亲得到了妥善治疗。

美国贝勒医学院教授、著名分娩安全专家史蒂文·克拉克博士称:“如今,我们的医疗机构就像牛仔在经营一样,每个人都在跑马场上做他们想做的任何事情。”

他同时表示,虽然逐渐有一些医院开始遵照最佳安全规范工作,但这样的改变实在太过缓慢,“无论是国家组织层面,还是地方医院领导层面,这都是一次失败。”克拉克博士表示。

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徐缓 编译报道

编辑 李彬彬


登录 后发表评论
0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