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妈不伺候我坐月子,用的理由非常不科学

2020-01-02 17:38发布

0 1

月子会所规定每晚只能留一名陪护,多月的人员没有被褥,并且,三个人同住的话,必须要两个床拼起来,躺三个人着实有点拥挤。

我妈来的这两三天,我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只垮了一点床边。我说让我婆婆走,我妈坚决不同意。说那样太不好,说什么都不能让婆婆从月子会所离开。还说,如果让我婆婆回我家住,就是我妈在挑唆事。

凑合了三四个晚上,我也是非常纠结。我说,那不然,明天你回去吧。

就在我说完这句话的当天晚上,公公给婆婆打电话,说老家一个在台湾的亲戚回来探亲,要请大家去北京旅游,全程免费。返程时候每人有一万块钱的红包。问婆婆能否走得开。

婆婆征询我的意见时,我可开心了,这下好了,婆婆不用回我家住了,可以直接回老家了。再说,出了月子我自己也能照顾自己和孩子了。

当我开心的地诉我妈时候, 我妈说:你不能让你婆婆去,我明天就要回去了。我惊讶的说,我婆婆刚好有事回老家,她回家也不涉及你什么事了,你怎么还要回去。你帮我一个月,后面孩子大一些了,我带你去北京旅游行不行。

答:不行,你叔叔的儿子结婚呢,我得回去帮忙。

问:他结婚家里帮忙的人多的是,少你一个能怎么样?

答:你弟弟结婚,人家你婶子帮了两天忙,我得回去给她帮忙。

……

0 2

婆婆非常想去北京,更何况一万块钱的红包,对我财迷的婆婆来说,得是多大的诱惑。

我和婆婆一起劝我妈留下。我妈一直坚决地说要走。原因就是我婶子的儿子要结婚。

全了一个多小时,我已经心寒得不想再说什么,唯有一句:明天一大早送你去车站。

那一夜,我气的胸口疼了一晚上。

第二天刚起床,婆婆又在劝我妈,说留下来。我妈斩钉截铁地说:不行啊,我一个侄子结婚呢,不回去不行。

这下彻底激怒了我:你侄子结婚重要,比你伺候你闺女坐月子都重要,以后你老了有事去找你侄子,可别来烦我。

我妈愣了,

随即就哭:你说的让我走的,现在又说这话。

答:我说让你走,是因为床住不下三个人,每天晚上睡不好, 刚好我婆婆老家有事,你留在这里帮窝一个月怎么了。再说也不到一个月了,最多两周。

争辩道:那你直接说,让我必须留下,就说妈你不能走,必须留下。你怎么不说这句话?

答:我说的还不够多吗?我都说了,这次你留下帮我,以后孩子大些了,我也带你去北京旅游,行不行啊妈?你怎么回复的,不行,你堂弟结婚呢,我得回去帮忙。

等你老了,需要我守在病房前,你记得告诉我,让我不要走,必须留下照顾你,你不说这句话,我可能不知道你需要照顾。让你侄子照顾你吧。

我妈在房间哭哭啼啼,一会出去给我爸打了电话。我爸和我妈一起来的,这几天一直在我家住。我爸很快来到月子会所。说不然让你妈留下吧。

我说不用了,让她走吧,她侄子结婚少了她怎么能行。

我爸纠结地带着她离开了。

0 3

花了两万块钱住进月子中心,是想避免网上那些月子里的前车之鉴,可该避免的,一样都没有避免。这个月,我亲妈把我气的留下了生气胸口痛的月子病。

真是亲妈,其他不亲的人,亲不亲我,都无所谓,不会让我如此动怒。但我亲妈在我需要她的时候,执意要走。我受不了这种亲人的冷漠。

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顶撞我妈。我以为以后她对我的态度会有所收敛。我太天真了。因为我是二胎闺女,上面有个姐姐。在我出生的年代,从小,我是一个不受待见的人。

时运不济,在我很小时候,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

在我三四个月的时候,妈妈抱着我在房间吃奶。爸爸从外面回来,提了一壶汽油。妈妈让爸爸点燃煤油灯,爸爸点燃时候用带有火苗的火柴梗逗了我一下,不巧点燃了爸爸头上残余的汽油。

然后爸爸迅速地用手一甩,很不巧甩到了我的小包被上面,此刻也点燃了那桶汽油。爸爸慌着去扑火,妈妈本能地用趴在我身上试图压灭火苗,但火苗顺着她的脸燃烧了起来。

事情的结果,是我妈的一边脸被烧伤了,留了很长的疤。

这些都是后来我妈一遍一遍讲过的事。

那是我当然不记事。从我记事开始,我就不受待见。我有一个姐姐,比我大一岁五个月。和我不同,姐姐长得像妈妈,从小就漂亮,又口齿伶俐,头脑灵活。

我的童年就是为了衬托的姐而生。但我和我姐的关系又非常要好。

从小到大,但凡我姐有的,我都没有。不敢提意见,我妈有一套修理我的惯用方法:你说你吃亏,亏死你,你说没有你的,我故意的,就是没有你的。

0 4

有些恶狠狠的场景,我总是回忆一遍,哭一遍。

这个现象,持续到我大学毕业。为什么时间点记得如此清晰。因为有一次大学放假回家,我从厨房做饭出来有点凉,顺手拿起了我晾在厨房门口的衣服。我妈因为这个事情大骂了我一顿。

骂到一半我才弄明白:是我妈妈没有见过这件校服,她以为我顺手拿起我姐的衣服,穿在了自己身上。

那年我大一,国庆节回家发生的事情。所以我印象很深,大一的时候,我妈依旧没有改掉随时对我的大吼大叫。

大学毕业到我结婚成家这段时间,妈妈嚷我的事情没有复燃过。应该是和我时常零零散散地帮衬我弟弟有关。

在我生完孩子后,又有了苗头。

但此时我已经活在我老公的庇佑下。婆婆家不算富裕,房子的首付,松松就能拿得出来的那种。

老公工资不算太高,能凭自己的能力出首付,再贷款买一套房子,而不会影响日常生活水平那种。

在我生孩子之前,我对我妈是没有一点记恨的。那些在我脑子里重新浮现的往事,是我妈在月子里弃我而去时,一点一点变清晰的。

我为什么能清楚的划分记恨和不记恨的界限?因为在我结婚的时候,我心心念念给我妈妈买了一套黄金首饰。直到我生孩子之前,我还保持两三天,给我妈打一次电话。

所以,在生孩子之前,我对我们是没有一点记恨的。在生孩子之前的所有时间,我不觉得我妈吼我有什么错。

后来发生的很多事,我越来越清晰的明白,我是我妈生命里,那个可有可无的人。生我,并非她愿。

就说生孩子摆酒席这件事,我妈早就告诉过我,不会当成个事办。但后来我姐生产完,该走的程序,一样都没有少。若不是老公护着我,但这一件事,我婆婆就不会轻易罢休。

这几年,婆婆只在和我生气的时候,提过一次,说她随了好多礼,因为我坚持不让办满月酒,她因此损失很多。婆婆一出口,当即被我老公回了过去,说不办满月酒,是他自己的意思,和我没有关系。

时至今日,我都觉得,我老公是个可以托付的人。尽管他时常做事不长脑子,甚至有些时候,还有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感觉。但在大事面前,从来都是护着我的。

篇幅受限,未完待续


登录 后发表评论
0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