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每天有528名少女在分娩,贫困家庭父母拿亲生骨肉出售敛财

2020-01-02 17:58发布

近日,菲律宾人口委员会指出,由于年轻母亲无法获得计划生育服务,每年至少有六分之一的少女怀孕是重复怀孕。目前,青少年怀孕问题已成为菲律宾“全国社会紧急状况”。

人口委员会副部长帛礼斯称,每年至少有20万名10至19岁的青少年在分娩,2014年的比例最高,每天约有576名女孩在分娩。“现在,这个数字略低,为每天528人。”

而在少女怀孕成全国紧急状况背后,有着更严峻的问题。

 带着微笑,女孩把手里婴儿递过来

两年前,我哥哥来马尼拉,走在街道上时,路边一个二十来岁枯瘦如柴的女孩把手里婴儿递过来,问我哥要不要孩子。虽然她说的是本地话带点英文,但单凭动作都能看出她是想让人接受孩子,哥哥连忙摇手表示不要,女孩用英文解释说:“Noneedpay。”

她说要送孩子时的表情无比淡定,并带着微笑,仿佛婴儿是一件物品。

这并非偶然现象,当地还有出名的婴儿市场。这些母亲往往是因太穷了怕孩子饿死。

我曾在马尼拉市政府旁开了一家便利店,对面是一个非常大的商场,旁边还有几所公立大学。这样一个相对繁华的区域,每天都能见到马路边睡着很多的穷人,其中最让我记忆深刻的是GG(化名)。我认识他时,他还不会说话,不到两岁。后来他的哥哥们全来报到了,一个个脏兮兮黑乎乎瘦得可怜,但又像小泥鳅一样灵活地抢别人给予兄弟的食物。他们太饿了。

在我记忆里,GG从来没有穿过衣服,也从来没有被大人照顾过。邻居说,GG兄弟姐妹有十多个。具体多少个,邻居住了4年也没弄清楚。

 好几条街上站着卖身女孩

那么长时间里,我很少见到GG的姐姐们,或许是因为她们抢不过男孩子们,又或者根本不必去抢食物,因为我仅有的几次见到她们,是看到她们夜晚站在街边,浓妆艳抹,穿着暴露,向经过的男性招手微笑。她们似乎将这当成了一种正规职业,眼神里没有半点羞涩。

在偌大的城市里,站着这些年轻女孩的街有好几条,街上一部分是纯女人,一部分是变性人。一位朋友说,他的同事被一个漂亮女孩一直跟到了家里,第二天才发现是个男人。

在菲律宾,人们喜欢生女孩子。即使不是女孩子,争取做女孩子,家长也不会反对,因为女孩挣的钱比男孩多。

因家境窘困,不少父母把自己的亲生骨肉当做商品出售敛财。菲律宾的儿童衍生出一种职业叫做“童妓”。据报告显示,菲律宾是世界上第四大童妓国家。国际终止童妓组织估计,菲律宾拥有30万名童妓。据菲律宾一儿童权益保护组织统计,在菲律宾,约三成妓女为未成年人,她们当中年龄最小的仅为7岁。

 分析

当反对避孕与禁止堕胎同行

我一直思考着这个问题:菲律宾人为什么要生这么多孩子?明明很穷养不活为什么不避孕?即使意外怀孕了为什么不堕胎?

直到有一天,一名华人同胞来我开的一家便利店问我,在马尼拉哪个医院可以做堕胎手术,因为她意外怀孕了,而上一个孩子出生不久,又是剖腹产。我帮她联系了一名医生,医生告诉我:根据菲律宾刑法,妇女主动堕胎,或任何经过怀孕妇女同意为其堕胎的人,将被处以最低6个月最高6年的监禁。我从一位菲律宾店员那了解到,她们有一种特别便宜的流产药物,折合人民币约4元就能买到,但是她也不知道该去哪里买,她需要去问一些了解黑市的朋友,因为出售这个也是违法的。考虑到安全问题,同胞选择了立马订机票回国。

她走后,我继续从店员处了解到,她也并不建议用药物流产,因为她的朋友曾经因为药流没干净又没钱而找黑诊所,险些丧命。

在菲律宾,有相当一部分人始终反对避孕和任何人工的生育控制,直到2012年12月,总统阿基诺三世冒着风险签署了菲律宾第一部《生殖保健法》,规定政府通过公立医院等机构发放免费避孕用品,并在学校开设生殖健康和性教育课。法律虽然通过了,但执行起来却仍旧困难重重:保守的学生家长们通过家长教师协会向开设性教育课的学校施压;民众抵抗“安全套”的示威活动时不时在街头巷尾上演……于是菲律宾最高法院对根据该法案分发计划生育药具的做法颁布了临时禁令。而另一方面,由于缺乏可行的避孕措施,许多妇女不得不以堕胎作为控制生育的手段。在严格的禁令下,这里的非法堕胎是在恐惧和羞耻的环境中进行的。她们不见光的堕胎手段更像是一次与死神的对赌。

大多数情况下,由于禁止堕胎,很多女性一怀孕就必须生下孩子,但在这个没有离婚证的国家,人们只有在配偶亡故后方可再婚,虽然法律给出了“合法分居”和“申请婚姻无效”两条路,但后者的条件之苛刻、程序之繁杂、费用之高昂,绝非普通民众能承受的。

许多女性不愿为了孩子草率结婚,生怕“嫁错郎”后无法回头,宁可选择当单亲妈妈。当然,男性也有这种顾虑,为此逃避责任的情况更多。

而当他们无节制地生育后,悲哀的循环也随之启动。

潇湘晨报特约通讯员黄赛马尼拉报道

来源:潇湘晨报


登录 后发表评论
0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