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陈年“酒”事:女人出月子都得喝两口

2020-01-02 17:32发布

大概大家也都知道了,最能喝的省份,不是东北三省,不属北上广深,公认的就是大山东。

山东人能哈酒,不光酒量大,耗时长,还有优点就是喝啥都行,白酒,啤酒,红酒,黄酒,随意开,来。甚至有些人喝完白酒再喝啤酒,美其名曰“投一投”。喝大了也不当紧,他们有个土办法,再喝一顿,还是“投一投”。

“酒病还得酒来医”,能想到这么个原始又辩证的办法,充分说明了山东人的特性:实在、质朴。

在青岛,啤酒就是种饮料

香港原财政司长梁劲松曾经说,外国人认识中国有两种途径,一个是两千多年前的孔子,另一个就是青岛啤酒。

啤酒之城的牛逼之处在于,这种金黄色的舶来品,最初音译“皮酒”,就是青岛人命名的。老青岛们多数会把啤酒看成饮料,或者血液的一部分。

不信夏天的时候你看看,一个老头坐在树影婆娑的小啤酒屋前,一两盘毛豆,十来斤啤酒,就是诗意悠哉的一个下午。

要是三五个人,不如搬几个啤酒桶,撸着串,聊着天,凉浸浸满是麦芽香的原浆,不断地体内体外循环(找地放放水、接着灌自己),从晚上六七点一直惬意到凌晨一两点。

在喝酒这事上,也能体现青岛人的活力与激情。比如说,一旦喝嗨了、喝恣了,一晚这么大概要三场:先在饭店喝,再到KTV喝,最后吐得差不多了,肚子饿怎么办?青岛人还能饿着你咋地?去喝两碗野馄炖,垫垫接着喝。天亮就可以回家了。

有一次,小编在大尧一路这么喝了一把。结果野馄饨摊还有喷香喷香的烧烤,那就开开胃吧,就着青岛啤酒,正好把几只现烤的鲜美尖椒吃下。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记得第二天那种从上到下“热心肠”的火辣感觉。

要代言,第一当然得属他

郎咸平说,1949年撤退的时候,很多军官都带一箱子黄金、白银,但他的父亲只带了一箱青岛啤酒、三块大洋亲就上路。结果船还没到台湾,酒就喝了精光。而在建国之后,美国总统老布什也和青岛啤酒发生过有趣的故事。

而要说为青岛酒水代言,他们还都要靠后。第一名,当然要属诗仙、酒仙美誉的李白。他这样向全世界宣告:“我昔东海上,劳山餐紫霞……所期就金液,飞步登云车。愿随夫子天坛上,闲与仙人扫落花”。

在崂山上,喝到的“金液”,就是黄酒北宗的即墨老酒。君不见,“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君不见,“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君不见,“一杯浊酒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喝的都是咱最初的国酿:即墨老酒。

武松打虎前,景阳冈上连喝十八碗,孙二娘开店,蒙汗药偷偷放进去的,都是这种黄酒。作为2000多年传承的佳酿,相传田单火牛阵破敌之后,犒劳战士们的,就是即墨老酒,所以有,“杯接田单饮老酒,醉人乡音听柳腔”之说。

老酒刚喝可能有人不太习惯,甚至有人说如同酱油的感觉。别放弃,坚持喝下去,喝上一两瓶就适应了,5年以上的就更加清爽可口,比白花蛇草水容易接受。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老酒有舒筋活血、补气养神的功效,熬制阿胶需要老酒,很多中药也把老酒当做药引子。包括青岛,胶东地区的妇女出月子,都要来两杯老酒,据说有发汗、下奶,不留月子病的功效。

当然这是一种习俗,万一功效不显著,请不要来找我。小编之前的同事,瘦马克曾以夜饮老酒治好偏头疼,有类似症状的,倒可以小酌两杯试试。

谁能哈,先来郊区考验下

外地人回忆一场难忘的酒会,往往会说,昨晚真厉害,三中全会了。一般这是指,白酒,啤酒,红酒。

青岛人的厉害之处,在于可以四中全会,甚至五中全会,除了必有的啤酒之外,一般会有华东干红,干白,什么莎当妮、薏丝琳,外加当地产的高度白酒。

有道是,不喝琅琊台,感情上不来。青岛人很少喝低度酒的,认为高度才能有益身心健康,友谊地久天长。所以,有70°的小琅高,60°的张氏蟾公酒,56°、53°的机场白酒、寺后老烧锅,反正很少见到50°以下的。

这里有必要提一下,列入莱西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莱西(请读方言 莱丝)张氏蟾公酒,由于采用高粱、大米、大麦、小麦、大黄米、豌豆、绿豆七种原料,被当地人称作“七粮液”。先专制泥窖发酵90天,再“古法大锅”蒸馏、出甑、冷却,进入 90天的再度发酵,产量稀少,口味正宗,属于大沽河畔的天作佳酿。

如果说喝酒的爽快直接,大概还要数原胶南地区的大哥们。当地的规矩是喝酒之前先玩牌,还没上菜,三两的杯子,一人先干上三杯。我猜这种豪迈的做法,是酒店串通想出来的,因为很多客人,基本等不到上菜,就全都交代了。

说了这么多,有人要问了,啤酒有青啤,有崂特,各种各样的精酿原浆;白酒有琅琊台,有栈桥白干,有锡福、有南阜,有各种各样的机场白酒;干红干白、各种老酒更有无数种之多。

那么,哪个最值得推荐,口感最好喝呢?

且不要着急,可以请小编作陪,咱们一家家挨着尝尝去。


登录 后发表评论
0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