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街头女子,带俩娃三轮车上坐月子!2个孩子父亲竟不是同一人

2020-01-02 17:49发布

昨天(12月14日)我们报道了,在合肥南陵路上的一个菜市场旁边,一名江西的女子,带着两个孩子在路边的一辆三轮车上坐月子的事情。昨天晚上,合肥市救助站和民政部门的工作人员,已经把这一家三口,从路边的三轮车里,安置到了一家宾馆里。那么今天,这一家三口在宾馆里过得怎么样呢?

之前母女三人栖身的三轮车

余某透露更多隐情

带着两个孩子,在路边的三路车里坐月子的女子,姓余,余某是江西人。余某的两个孩子都是女孩,一个快五岁了,一个才出生20多天。余某说,两个孩子的父亲不是同一个人。

余某

余某说,她的两个孩子,都是女孩。第一个孩子的父亲如今联系不上,也不知道他在哪里。第二个孩子的父亲是河南人,而在生产之前,她第二个孩子的父亲,也失联了。

余某说,她在合肥已经待了快一个月了。面对民警和合肥市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提供的救助,余某都拒绝了。合肥市救助管理站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昨天上午接到记者的反映后,他们和民政部门紧急召开了救助协调会,并拟定了多套救助方案。

合肥市救助管理站 办公室副主任夏晨星:“我们可以护送她返乡,因为她的户籍地是江西籍的,包括她的车辆,我们可以进行托运,给拖回去,但是这个提议她不同意。据她自己所说,她要去河南濮阳,我们也说把她送到河南濮阳,她也不同意。她要求她自己去。救助站她也不愿意去。”

最后经过一番沟通,余某终于同意,在救助站的安置下,她们一家三口,在昨天晚上先住进宾馆里。

今天上午,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又给余某一家三口带来了大包小包的东西,都是营养品还有奶粉,衣服,尿不湿等婴幼儿使用的物品。

余某1990年出生,16岁后就在外面漂泊了,广州、北京、上海她都去过。

在24岁的时候,余某认识了第一个孩子的父亲,跟他是在网上相亲认识的,比自己大三岁。一共在一起不到半年。余某说,她怀孕后,把消息告诉这名男子后,对方就消失了。

余某说,她怀着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回到江西宜春老家,嫁给了她的一个同学。当时两人结婚证领了。余某说,嫁的这名男子也不靠谱,但对方不肯离婚,如果要离婚,让余某给他3万元。

余某后来离开了跟她结婚的这名男子,去了广州,认识了第二个孩子的父亲,这名男子比余某小6岁。当时,余某靠捡废品谋生,余某说而这名男子一直花她的钱。两个人认识两三个月后,也失去了联系。

回首过往,余某觉得自己有点单纯。

余某说,跟两个孩子的父亲在一起时,并不觉得人有坏人,觉得人都是好人,不需要去怀疑,到最后她算是明白了,男的他会骗女的。

一家三口未来出路仍需规划

住进宾馆之后,救助机构,也请来的医生,给余某的新生儿进行了诊断。对于未来,这一家三口的路,怎么走,救助机构说,这还需要好好筹划。

今天上午,救助机构请来的医生,给余某的小女儿进行了诊断。

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 西区儿科主治医师张向荣:“心肺功能是好的,精神发育系统是正常的。她的听力和眼睛,都是好的。看她的神经反射,也是好的。暂时看她的发育,是正常的。”

虽然总体正常,但这名新生儿,也需要加强护理。张向荣:“她肚脐有点渗出,可能脐带断了以后,有点炎症。做个脐部护理就可以了。下一步就是预防感染,加强护理和喂养就行了。”

除了好消息,也有令人担忧的地方,就是余某的大女儿。都快5岁了,女儿还不会说话,余某也着急了。余某说,她一个人照顾两个孩子,也感觉吃力。

余某的大女儿

余某:“她就是不学说话。我教她,她就是不学,我教着也累。就叫妈妈这么简单,教她三天三夜都不会。我在她两岁半的时候,送过一次幼儿园,就一直哭,她以为我不要她了,然后我看她太可怜了,我没让她去上。“

余某说,她之所以路过合肥,是为了去河南,找第二个孩子的父亲。

余某:“找到他爸就好了,给孩子上个户口,看看孩子的爷爷奶奶会不会接纳我们,看他们那边能不能上学。”

救助机构的工作人员说,如果将来余某同意到救助站进行救助,他们还会有进一步救助计划。

对于这一家三口未来的出路,救助人员说,这还需要多方面进行协调。

合肥市救助管理站 办公室副主任夏晨星:”鉴于这个年轻的妈妈,整个情况比较特殊,很复杂,这一块可能涉及到她的户籍所在地,包括我们现在合肥市的相关部门,都要齐心协力,去统一处理这个问题,目前来看是个系统性的复杂的过程,我们本着对她本人和未成年孩子负责任的态度,去处理这件事情。”

身世坎坷的余某,辗转带着两个女儿,在合肥路边的一辆三轮车里坐月子时,遇到了众多的好心人,在关注她们,帮助她们。无论是附近热心群众,还是合肥市民政部门、合肥市救助管理站的工作人员,以及辖区街道、派出所、城管,这两天,大家都在向余某一家伸出援助之手,正是有了这些来自社会各界的持续关注,让余某一家在这个寒冬里感受到了暖意。

同时,想到余某一家三口目前的遭遇和处境,又令人感到一丝沉重。家庭关爱的缺失、不和谐的恋爱和婚姻关系,以及对他人的轻信,都是造成余某目前困境的原因。

但目前最重要的是,未来这两个孩子,该如何更好地被照料,能健康的成长,一方面余某要努力尽到一位母亲的监护责任,同时,也希望社会上有更多的温暖,更多的爱心,让这母女三人能摆脱困境,照亮她们的未来!

来源:安徽经视《第一时间》


登录 后发表评论
0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过~